你们的假发在我手上!

死咸鱼一条

【李泽言x你】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李泽言x你
#小学生文笔致歉
#我流女主致歉
#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多为心理活动,后面有一小段李泽言视角
#ooc且结尾突然
#感谢阅读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
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
——《夜雨》白居易

夜色落幕,窗外落着绵密的雨丝,行人举着伞匆匆而过,我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被雨淋湿的头发,一边窝进阳台的沙发上。

今天是入伏后一场难得的雨,也是夏天难得一见的纷纷细雨。

今天是李泽言出差的第七天。

七天前,我去华锐做月中的计划报表,李泽言在给我指出问题后留我在他办公室做修改,自己去给公司高管开会,随后又是习以为常的约我去吃晚饭。

我坐在souvenirs暖光的灯光下,注视着李泽言忙碌的背影,期待着新的美食,不期然听见李泽言开口,

“明天我要去出差,去国外。”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茫茫然开口,

“去多久呀……”

“还没定,可能要一个月。”

“那我岂不是要一个月……都吃不到你做的饭了……”

我死死盯着李泽言的背影,仿佛这样就能将快要脱口而出的失落压在心底阴暗角落,李泽言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手上又继续倒入红酒。

“笨蛋。一个月而已,没多久。”

那晚的菜肴红酒味浓厚过头,吃完后我已经有些微醺,李泽言开车送我到家楼下,一边注视着我慢吞吞地解开安全带,一边犹豫着递过放在后座的手提袋。

“这里面是我做的马卡龙,今天太晚了,你拿回去记得放冰箱里,明天再吃。这一个月,自己记得好好吃饭。”

我结果手提袋,满心满眼都是袋子里的马卡龙,听见李泽言的嘱咐胡乱点着头,李泽言看着我这样子无奈继续开口,

“记得照顾好自己,别随便喝酒……笨蛋。”

回到家中,我站在窗户旁目送李泽言的车子远去,回身打开袋子,犹豫着想,我就吃一个,剩下的都放进了冰箱的冷冻室。

雨渐渐变大了,风从窗户带进了雨的味道,我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不想动,指尖有些微凉。

我喜欢李泽言,我想,可是我不敢告诉他,甚至不敢告诉他我很想念他。

七天的时间对于我已经很是漫长,哪怕我用工作来填补也无法阻止我的脑子见缝插针的想起李泽言。

我拿起随意丢在阳台地上的一本书翻开,就着屋里微弱的光随意翻开一页,眼神却无法聚焦。

若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喜欢上李泽言,我必定无法告诉他具体的时间,他严厉鞭策着我成长,教会我如何丰满自己的羽翼,放手让我去学会翱翔,却又时时刻刻用自己的温柔编织成一张薄毯垫放在我的下方。

也许我爱的,正是我下坠时接住我的那张薄毯。

我恍惚间发现,我一直以为深藏在角落里的爱意早已满溢出来,曝晒在七月的阳光下,也许只有李泽言还未发觉,也许李泽言早已发觉却装作不知情不明了。

我闭上眼睛停止了内心的胡思乱想,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书上。

“See,the sunlight clasps the earth,
你看,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
And the moonbeams kiss the sea;
月光温柔地亲吻海洋;
What are all these kissings worth,
但这些亲吻又有何益,
If thou kiss not me?
若是你不肯吻我?”

我合上书,终于决定将自己从胆怯懦弱犹豫不决中挣脱出来,七天来第一次拨通因昼夜颠倒的时差而迟迟未曾拨出的号码。

“喂?”

“李泽言……”

听着思念已久的声音,我呢喃着呼唤他。

“……等我一会儿。”

他那边似乎有些嘈杂,隐约听见他用英语致歉后渐渐远离了嘈杂的来源。

“好了,我出来了。怎么了?你那边应该是是半夜,怎么还没睡?”

“李泽言……”

我喃喃念着他的名字,说不出其他的词语来回应他。

他似乎轻叹了口气,声音里带着令我沉溺的温柔,

“想我了?嗯?”

“想了……”

我顿了顿,接着开口道,

“……李泽言,我喜欢你。”

——————————————————————————————

李泽言唇边轻啜着笑意,柔声安抚着电话那头刚刚从树洞投入自己怀抱里的小松鼠,待哄睡她后才挂了电话回到会议室。

交易很成功,双方都很满意自己的所得,在握手时对面的斯图尔特调侃着询问他刚才来电话的是哪位大人物,竟让一向自持稳重的李总裁在之后的谈判中始终带着笑意。

李泽言想着那只胆小可爱的小松鼠,眼神也忍不住变得温柔起来,随即矜持道,

“是我爱人的电话,她刚刚想我了。”

我想象着你的模样,连心都变得炽热起来。

janto

像我这种冷cp专业户
在我心中最冷,最难找粮的是
《火炬木特工》里的Jack×Ianto
明明两个人在剧里都不知道上过多少次船了😭

胡说八道

吃货受,呆呆萌萌的但是不傻,什么都吃不挑食,有一个弟控冰山大哥,感情很好,每天去大哥的公司跑跑腿帮忙,下了班就是去吃吃吃——
面瘫攻,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但其实内心温柔很能体贴人,不太注意自己的吃食,在一次买夜宵途中偶遇受,后来变成了饭友,喜欢上受之后开始学做饭,于是变成人妻面瘫攻——

胡说八道

总算明白自己为什么写不来虐了,每次写文的脑回路都是,
我这次要写xx求而不得——
——敲里吗他们怎么可能不在一起???他们四舍五入已经结婚了好嘛???
or
这次我要渣xx——
——敲里赖赖xx怎么能渣?他忍心???
or
这次我要BE——
——呜呜呜我好难过呜呜呜呜我写不下去了他们一定会HE的……

呸——
我干嘛要虐自己

【叶蓝】谨以白头之约(标题可能与正文没什么关系x)

*破镜重缘梗x以及其它烂梗x
*我流叶蓝,ooc瞩目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许博远=蓝河

许博远一星期以来第一次走出了小小的公寓,因为外面实在是太冷了,冷得人身心都快要被冰冻起来了。他搓了搓有些僵硬的手,嘴里哈出一口白雾,不疾不徐地走向公交站,准备去面对自己分手了1个月的前男友,叶修。

坐在公司安排的大巴车上,许博远伸出手指在窗上凝结的白雾上作画,他想起有一年冬天——那时候他和叶修刚明白对方的心意——也是坐在大巴车上,周围是一群少年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只能坐在前后座的两个人将脸埋在围巾里傻笑,幼稚的用窗上的雾来交流,而画在两个小人之间的桃心让许博远觉得,他们就像是在谈一场隐秘却不能不令人心生欢喜的恋爱。

司机的突然出声惊醒了许博远,他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裹紧围巾走下车。这一次,他是来接机的。正如他和叶修在一起时一样,他们的分开也再是平淡不过,只是告知了几位好友,他迅速搬出来独自租住在了一间小小的公寓。因此,这次叶修领队带兴欣来蓝雨打友谊赛的接待依旧由他负责。

许博远站在机场大厅,周围是熙熙攘攘举着牌子接机的人,而他只是双手插兜平静地站在哪里。他一眼就看到了领头的叶修,正如叶修一眼就锁定了他。

“小蓝,还是你来给哥接机啊?”

眼前叼着烟的叶修一如寄往的调笑着,许博远定定地看着他,不,或许又不太一样了,他看起来有些胡子拉碴的,像个大叔。

叶修也在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人,暗自咋舌,怎么瘦了这么多,分开的33天里他是都忘记吃饭了吗?

最后是许博远先收回了目光,以微颤的眼睫遮挡住了对面微烫的目光。

“走吧,大巴在外面等着了。”

安排好座位后,两人都有些愣怔——又是前后座。

起来得太早了,等等去休息室补个眠,许博远头靠着窗户昏昏欲睡的想着,眼睛却直直盯着前面的座椅。

叶修从窗户的反光上看见许博远慢慢合上了眼睑,伸出手在窗户上画了一个看起来略显笨拙的桃心。

……(友谊赛不会写嘎嘎嘎)

比赛结束得很快,日程中还剩下一天时间,叶修拉着众人交代了几句注意安全和按时回来后,大手一挥把兴奋的少年放出了训练室。自己也放松的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身边是因陪同日常被强行留下来的许博远,沉默让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起来,许博远忍不住回忆起分手的过程。

那天也特别的冷,似乎是下着雨,自己与叶修面对面坐着,沉默的吃着午餐。恍惚间想起这样沉默的日子已经有了好几日了,在两人七年的相处中,爱意似乎已经被生活所消磨得所剩无几,这几日叶修总是早出晚归,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而归来的叶修总是沾满疲惫,身上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香气。

许博远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到了些什么,他也不敢再深入去想,于是他在收拾好屋子后对叶修开口了,

“叶修,我们分手吧。”

之后叶修是怎么回答的许博远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第二天天没亮就拉着收拾好的行李出门了,这么想来,也许自己早已计划好离别了,只是没想到再相见是如此之快。

叶修的手机亮了几下,他直接起身拉起许博远的手,打断了对方的回忆,

“出去吧,我给你准备了最后一个礼物。”

许博远感到有些眩晕,他的心跳开始有些不受控制。

之后的一切似乎都很梦幻,原本空荡荡大厅里摆满了玫瑰与彩色的气球,四周是他们的好友和手里拿着礼炮的少年。

紧接着,叶修手持一个红色的盒子与一纸婚书在他面前单膝下跪,

“许博远,从我喜欢你到今天已经整整8年,我用了半个月去计划我们的婚礼,又用一个月计划了这场求婚……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没有办法为你许诺永远,我只能为你签下一份婚书,为你带上一枚戒指,让自己从过去到死亡为止,一直爱着你,只爱着你。所以,你愿意再答应一次我的求婚吗?”

许博远想起过去七年的种种,他们从爱上对方到表明心意,从异地到一起生活,对彼此熟悉如自己的生命,用相守磨得了父母的祝福,一起经历了那些或甜蜜或恼恨的回忆。

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阳光是八分钟之前的阳光,我现在看到的你也是过去的你,我们所经历的事情也是在遥远星球上所经历过的一切的投影,所以我们一定在第一次相见之前就已经相遇,所以我们才会再一次相爱。*

……

*最后一段源自阿辞姑娘的《快穿之不死病人》,致歉。

End

蓝:我tm之前怎么会觉得我不爱叶修了?????还有叶不修你画的桃心被我看到了,嘻嘻。

叶:啧,秘密策划的婚礼前一天被分手了눈ˍ눈

作者:啊啊啊写得好垃圾啊我对不起叶蓝他们俩……题目是我好喜欢的民国结婚证书上的话里的一句_(: 」∠)_
全文:“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感谢各位阅读到此的人。

一点点脑洞一点点想法

不说出来感觉不痛快……
抱歉占tag
想写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常,带带孩子聊聊天,有机会一起出去散步,在路边买两个球的冰淇淋然后和大少二少分着吃,周末四个人一起在院子里晒太阳玩水枪玩飞盘一起去买吃的回来,晚上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囧林跟两个孩子闹得开心,部长在旁边看着,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你还是觉得他很温柔很开心很喜欢每一个人。
晚上睡前部长会给两个小朋友展示个小魔法像是荧光闪烁啊什么的哄他们睡觉,看一百遍都不会腻啊……也许囧林在睡前也会想部长变一个给他看(x

啊……想得很多但是写起来好麻烦……不想写(x

【JDJ无差】浮士德之死

这是一个由歌曲〈浮士德〉想到的脑洞,主要是想写个诱受〔划掉〕魔鬼AU
这是坑!大坑!巨坑!无底洞!
请慎重食用ヘ(_ _ヘ)
暂定JDJ无差,后面有H的话大概能写出来两个版本
都ok的话……
往下看吧各位

———————————————————————

       当世最受众人瞩目的作家当属J.Daniel.Atlas,所有人,不论男女,都为他青蓝色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的双眼,微带讽刺的笑声,卷曲不服帖的头发,以及他文章字里行间所埋藏的一个个小陷阱所疯狂。读者总是一遍遍阅读他的文字,妄图追上他的脚步,却总是在环环相扣的情节中迷失,这大概就是他文字的魅力所在了。
        但是,再智慧的哲学家也会为何为两个难题所困扰,真理与爱情。Daniel也无可避免,毕竟他本身仍是凡人,他写作,却不知真理何在,他自诩风流,却从不知爱情为何物。近日,Daniel的预感愈发强烈,他能感受到自己已时日无多,他向天主祈求多些时日让他探寻真理所在之所与爱情为何。
       云端,
        “亲爱的天主,在这漫长而又枯寂苍白的日子里,何不同我来个小小的赌约呢?”
        “哼,不要将我当作无知的俗人,魔鬼。你若是能取到他的灵魂,便算作是我输。”
        “当然,为他祝福吧,天主大人。”
魔鬼带着愉悦的笑声卷着狂风离去,天主身旁有着洁白羽翼的天使低下头,双手合十做着祷告,任由橄榄枝压着的棕色卷曲长发滑落,遮挡住美丽的面容。
        人世,
        黑夜像洗不掉的墨迹一点点沾染着天空,简洁的两层小公寓以砖木为主体,在伦敦阴雨连绵的冬日为旅人构筑起温暖的容身之所,
“叩叩”清脆的敲门声在Daniel身后响起,声音中透露出来人的喜悦。
“请进。”
Daniel手中书写的动作不停,耳朵却早已竖起,清晰地听见身后木门略旧的门轴在打开时发出的“嘎吱”声,有人将脚步压在厚重地毯上的微小闷响,但那人在自己身后停下了脚步。
        Daniel在手中的文稿暂告一段落时放下笔,取下鼻梁上架着的细框眼镜,指尖轻捏酸涩的鼻梁,丝毫不掩盖话语间的疲惫,
“请问有何贵干,Mr.Stranger。”
“在下不过是位路人罢了,因为仰慕阁下所以擅自闯了进来,还望阁下不要太过介意在下的鲁莽行为。”
魔鬼伸出手取下他那那并不存在的礼帽,躬身行了一个礼,符合礼节却缺少诚意。
“您请便罢,我的工作——鉴于死神的逼近——我必须尽快做完它们,免得我留下遗憾,毕竟我正符合那些无知的媒体人的评价,一位控制狂。”
“当然,国王陛下。”
魔鬼将虚无的礼帽戴回头顶,语气中充满轻挑与揶揄,毫无忠诚感可言。
        Daniel从鼻腔中挤出一声轻笑,手中再次执起钢笔,
“那么,您请便。”
        发亮的钢笔尖轻快地划过略为粗糙的纸面,带出纤细的墨水在纸上晕开,魔鬼立在原地,似乎是为逐渐显现的字母所吸引,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支在光线折射下显现出绸缎般的深蓝,又或者是在看那只因不常见阳光而略显苍白的手。
        但是很显然,他的注视成功地将Daniel从他正在书写着的情节中脱离了出来。

———————————————————————

多谢观赏(o^^o)
还满意的话请鞭策我(๑•̀ㅂ•́)و✧

日常宣群
欢迎加入Death's Lover,群号码:562106686,JD,DJ都可以来玩哦~

一条接受各种转发的挂人

寒暑旦暮:


这次挂人的目标对象是不止一次侵权,并始终撒谎推诿不正面回应的 @Kingsley (即多幅截图中的阿金)和恶意攻击原作者及路人,拖角色下水写洗白文的,并且不认账的鹤子 @鹤鹤鹤鹤子 (截图中的“表白阿金·鹤子”,写洗白文的小号是 @百万萝莉打飞机2333 )。与任何原作,CP都无关,不开地图炮。


事情的顺序可以分为如下几步:


1.Kingsley疑似抄袭


2.在原作者酒昧和她进行交涉时,Kingsley否认抄袭,拿不出正面证据的情况下摆出受害者姿态,同时她的亲友开始攻击原作者酒昧


3.她的亲友鹤子用小号写洗白文拖角色下水,并把大段路人在原作者酒昧文下的留言“引用在文里”,使用侮辱性词汇进行讽刺。


4.Kingsley再次说谎声称自己完全对洗白文不知情,也不认识作者


5.Kingsley侵权贾维拉姑娘,在未经对方允许的情况下擅自使用对方的图作为自己群的群头像和视频封面,并且在贾维拉姑娘联系她时拒绝回应




1.Kingsley疑似抄袭酒昧的短信体文章。


  下图为调色板。左侧中文是原作酒昧姑娘的短信体,7月8日更新,右侧是Kingsley英文发表的短信体,时间为7月29。而且Kingsley曾在酒昧的lof文章下回应过。


       不仅整个“不知道的兄弟来访”的梗完全撞车,同时,“他不咬人”“从不知道你有兄弟”“我会收超速罚单”“他坐在我们客厅里”这样的细节都是一致的。如果我们不轻易定性抄袭,那么恐怕我只能把它称为“汉译英”练习。



(在此声明,原作酒昧姑娘已经表示她不再追究Kingsley的行为是否是抄袭。希望大家不要再去打扰原作姑娘。)




2.Kingsley否认抄袭,亲友开始攻击原作者酒昧


酒昧曾在lof上联系过Kingsley。Kingsley否认抄袭,同时拿不出原创证据。并在自己做群主的粉丝群里表达委屈,她的亲友开始攻击原作者。






3.亲友千鹤子写洗白文,详情可见挽洛姑娘 @bzsxdm挽洛 挂出的长条http://bzsxdm.lofter.com/post/3a94fa_bdea178


这位姑娘是用小号发文,而且在其中被提及的姑娘挂人要求回应后仍然至今没有任何反应。


她的lof大号在这里




下图中上面两张是鹤子在群中的聊天记录,下面两张是用@百万萝莉打飞机2333的ID在lof上发出的洗白文——除了少量词句调整,几乎完全一样。





于此同时,这位姑娘对待“疑似抄袭”的质疑和洗白文被挂的态度是这样的:






4. 而Kingsley在对洗白文点赞后,再次撒谎表示完全不知情,也不认识洗白文作者


她首先发文表示“自己开始都不知道洗白文”,也“不认识作者”。


接下来,她主动找到上一篇挂人长条的挽洛姑娘时,再次重复了这些谎言。





原作者酒昧也转发了洗白文,Kingsley在下面再次点了赞后,仍然声称自己早已经拉黑原作者,完全没看到。





而Kingsley本人的解释是:“手滑”




当询问她是否认识发文的姑娘时,Kingsley明确回答了不认识。但作为管理员的鹤子在群内发出洗白文原文时,下面就可以看到作为群主的Kingsley的消息





5.Kingsley的盗图行为


另外,Kingsley对酒昧姑娘的“疑似抄袭”行为或者说“汉译英”行为并非她唯一的侵权事件。


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Kingsley把贾维拉姑娘的图用在了她自己是群主的粉丝群群头像上,同时作为b站视频封面上传。




图的原作者在lofter上给Kingsley的文留了言,也在微博上发出了消息,但是Kingsley的解决方式是装死,并把lofter有留言的文直接删掉,但没有对b站视频作任何处理,也没有用任何方式提到原图作者贾维拉姑娘。


(另外,由于现在Kingsley已经放弃群主职务,新群主已经更换了群头像,因此这件事不涉及新群主)


下面第一张图是盗用的视频封面,第二张是截止8月3日凌晨Kingsley视频在b站上的状态,没有换图,没有提到原作者。第三张则是她将有贾维拉姑娘回复的文删掉,在8月的内容里,已经找不到了。





我并不能代表众多的受害者(无论是被侵权的作者们还是在洗白文事件中被伤害到的路人)。


但我坚持挂人的原因在于,在整个事件中,从最初的“疑似抄袭”开始到后续的一系列发展,Kingsley都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诚恳解决问题的意图。就她的表现来看,我甚至可以恶意猜测,这位姑娘似乎认为只要坚持不懈地撒谎,装死,不做出回应,摆出无辜的姿态,那么就可以让整件事蒙混过关。


有人说同人是灰色地带,但希望大家清楚,我们所谓的“灰色”是指原创同人作者和原著之间的关系。但即便是“灰色的”同人创作其著作权也是受法律保护的。也就是说,原著公司可以告同人作者侵权,但这完全不影响同人作者告抄袭者侵权。


但由于目前环境本身对作品保护的不力,似乎在作品维权这件事上,只要侵权者能毫不顾忌,用尽可能恶劣的行为让原作者精疲力竭,那么就只能结果是受害者退让,围观群众表示“安慰作者,不要伤心”,然后就可以不了了之。不给出任何正面回应的疑似抄袭作品仍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挂在那里,不接受任何惩罚。


而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同时,她的亲友鹤子则扮演了另外一个角色,那就是抱团站队,靠脏话和侮辱攻击所谓的对立方,而根本不考虑她所维护的到底是一种什么行为。支持朋友是件好事,但更好的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从来都不是一件事关圈子或者CP的行为,如果非要说这件事里有两群人,那就是正常人,和侵权者及帮凶。每一位原创者都有可能被侵权,被借鉴,被抄袭,被“撞梗”,一再退让和纵容只能侵权者们觉得他们这样做是行得通的,不会有人有力气和他们纠缠和计较的。


不好意思,我们计较,非常计较。





【JD或无差?】四小骑士③〔私设+小学生文笔〕

私设Dylan是FBI探员,新老(?)四骑士都是他收养的
主JD,微Luley〔Lula×Henley〕
ooc有,有时会混入演员的一点特性…
小学生文笔,只想表达脑洞……
望不嫌弃_(:°з」∠)_

两个小段子
————————————————
1,只是个脑洞

天眼:你觉得应该由你来带领四骑士而不是Dylan,对吗?Danny.
Danny:我叫Daniel.而且,这不是因为我自大或者别的什么……Hey,Dylan,你不觉得我们走错路了吗?野餐的公园在另一边,这边只有树林没有草地.
Dylan:Oh……看样子确实是我开错方向了……
Jack:Danny你知道吗……um...我觉得或许你不应该直接叫Dylan叫Dylan……
Merritt:Hey,Jack,你自己也叫的Dylan的名字你这个小傻瓜.
Henley:Daddy我要退出四骑士,男生们实在是太傻了.
Lula:Daddy我想和Henley睡在一起!你知道的balabala...

今天的Dylan爸爸也表示心好累

2,17岁Jack×1岁Daniel
这个是他们俩单独生活的设定来着,小Danny各种黏哥哥……

一岁的小Danny正在学走路,摇摇晃晃地同时总会避免不了摔跤,但是这一次似乎摔得有些严重。
“呜唔……Jack……”
Danny坐在地上看着自己被擦破皮的膝盖,有些委屈地咬着嘴唇,努力忍耐着泪水,却还是出声呼唤着自己的领养者Jack。
“Danny……天呐...痛吗?还有哪里伤到了吗?”
Jack听到Danny的叫声后连忙从厨房跑了出来,在他看到Danny坐在地上眼泪汪汪,双手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膝盖上的伤时,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
Jack小跑上前抱起了Danny坐在椅子上,让Danny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再小心地查看着他的伤口,在抬起头时,看到Danny正一脸委屈地看着他,Jack觉得更加心疼了,低下头亲了亲Danny的伤口,安慰着Danny,,
“呼呼不痛了……”
Danny在得到一个亲亲后终于露出了有些矜持的笑容,Jack看着Danny的笑露出了一个灿烂十足的微笑。

之后的某一天,Jack不慎撞到了顶上的橱柜导致额头青了一块,小Danny看见了后,有样学样地凑上去亲了亲Jack的额头,用小孩子特有的软糯声音说道,
“呼呼不痛了~”

倒地身亡的Jack表示鼻血根本止不住^q^
————————————————
感谢观看!
顺便拉个群宣
JD DJ都可以一起来玩耍!
群号码:562106686